你看他悲欢转眼 也不过一念之间

ET 密林深处 短篇完结

这是一个领主回来找大王的梗 食用愉快


-----------


船远离了阿门洲的净土,由西往东


海风将精灵乌黑的发丝吹乱,卷起他暗色的长袍,他轻轻摩挲着手上的一枚指环,温柔缱绻得像在触碰恋人的面颊。


“如果您执意去找他,请带回他……如果不行,告诉我的ada,我很想念他”


莱格拉斯坚定又温柔地望着他,蔚蓝色的眼睛就像刚从最深矿藏里挖掘出来的,即使在最幽暗的地底也折射着幽幽蓝光的极品宝石。


多么像你。


他总会让我想起你,你的金发要比他颜色深,像是黄金和苹果酒,你的嘴唇总有一抹嫣红,像是玫瑰的花瓣,你笑起来会让我想起密林的春天,冰封的河流解冻,草木抖动僵直的枝条,小鹿从一侧灌木丛中跳出,湿润的眼睛带着好奇和警觉


我好想你。


爱隆靠在船舱柔软的坐榻上,织物出奇地柔软贴身,就像密林里的一样,仿佛他一翻身就能看见他可爱的金发情人倚在旁边,睫毛随着呼吸像蝶翅一样颤抖 然后他会俯身给他一个吻,看着他在睡梦中不满地蹙起两道浓眉,翻过身去,散开的衣襟下露出暧昧的红痕。


可他只是轻轻地吻了手上的戒指,像触碰一件釉极薄的易碎青瓷。


然后合眼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会停在密林的边缘,高大的树木下站着他孤独的国王。


船只穿破迷梦般的雾气 待爱隆醒来时,船只已经靠岸,他按摩着晕乎乎的头走下了船。


他几乎不能呼吸。 没有庞大迷蒙的森林,没有藤葛交织的苍天巨木,没有时时萦绕着的乳白雾气,没有可爱的小鹿,连丑陋的蜘蛛都没有。


裸露发黑的焦土上是无数的枯木桩子,延伸到远方仅存的一小片丛林处,风卷起肮脏的沙土,远处传来黑鸦一两声凄厉的嘶叫。


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浓稠的黑暗和腐臭的气息。


天空布满了烟尘和阴霾,远处奇怪的高烟筒在喷着浓黑的气团。


爱隆觉得全身血液都凉透了,脑子里一团乱麻,心里无数的问题只剩下一个


瑟兰……瑟兰在哪里?


他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向最北面那一小撮密林,高大的山脉掩映下唯一的深绿色,即使蒙上了暗暗灰尘。


他听见了仅存的树木朝他哀嚎,哭泣,它们虬结的枝条垂下勾住他的衣服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抓住一棵树的枝条,几乎是血红了眼睛


“你们的王,你们的王在哪里?”


年轻的树迷茫地晃动着树干


“我不知道有什么王,我才几十岁,还不怎么知道森林的事……你去北边看看,那里的树年纪很大,他们也许会知道……”


望着爱隆消失的背影,旁边咳嗽着抖掉灰尘的老树突然怔住了


“爷爷,他是谁啊。”


老树缓了口气,他抖了抖枝条说


“不清楚 但是我曾曾祖父说,曾有精灵居住在这里,刚才那个“人”,有一双尖尖的耳朵。”


北部的山脉最深处的树木高大而幽深,他们格外地沉静安详,几千年的岁月让他们宛如神明一般高贵庄严。


这一棵,他认识的,它有些歪,他曾在这棵树下亲吻瑟兰迪尔,看着他的金发王子轻盈地跳到树杈上,冲着他狡黠地微笑。


“噢,我的爱隆,你那长袍可真是碍事,你要是上来会勾坏你漂亮的外套吧?”


心中的焦急和酸涩一起翻滚上来,身体抖得如同风中落叶,他不顾风度地拍打着树干呼唤沉睡的巨木。


“古老的巨木啊,快从你漫长的沉睡中苏醒过来,你那顽皮任性的金发国王,究竟去了何方?”


一声沉重的叹息仿佛远方的闷雷一样隆隆响起,手掌下坚硬如铁的树皮开始颤抖,巨木喑哑沉重的声音响起


“瑞文戴尔的领主大人……是您吗”


身后成片的巨木开始发出沉闷的响声,如同钟磬的回声


“是爱隆领主”


“他回来了……”


“是他……”


一旁满身红叶的巨木开了口,落满丹霞般的树枝遥指远方更深处的小路。


“尊敬的领主大人,顺着这路走到绿叶森林深处,你会见到瑟兰迪尔王……”


“他怎么样了?!”


“他在等待你的归来。”


巨木开始哀鸣,如同丧钟般不详地回响


瑟兰……


跑到小路尽头,爱隆累得两腿发软眼前发黑,一身昂贵的衣服也被扯得破烂,额冠早不知道跑去哪里,他摸了摸手上戒指,还好还在


他揉了揉眼,仔细看清楚眼前景象


一株森林里最大的参天巨木,美得让人忘记了呼吸。它是那样美,璀璨夺目的金黄色的树叶,在惨淡的日光下依旧闪烁流淌着金光,树叶间是小巧可爱的红色浆果 ,长长的藤蔓蜿蜒地垂下,勾着他破损的衣襟。


“跋涉而返的旅者啊,可否听闻你的名字”


“在下埃尔隆德,来见密林国王瑟兰迪尔,恳请您指明他的踪迹”


“你已经见到他了。”


爱隆呼吸一滞,不,不可能


树叶这熟悉的金色,像极了你的发色


“幽暗密林逐渐被侵蚀,失去灵力的瑟兰迪尔不能再西渡,他祈求我与他相融,以与森林共存。”


树叶抖了一下


“你那枚戒指,我见过的,他将灵魂交付我前一直亲吻它。”


“他是位好国王,非常美丽而且伟大。他站在我的西边,渐渐融入我的身体”


爱隆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双手颤抖地抚摸上那一侧坚韧的树皮,极其温柔,就像对待一件奇珍异宝。


“亲爱的,你真是顽皮”


这里应该是你的头发,柔软的黄金一样的秀发,我曾用蓝丝带为你束起


这里应该是你的眼睛,蓝色宝石一样美丽的眼睛,我曾在里面见过星辰和海洋


这里应该是你的嘴唇,粉红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我曾亲吻它到红的滴血


你看,你送我的戒指一直戴着


你说如果当初我绑你走,结局会不会好一点


自君别后,我已经没见过春天。


现在总算拥你在怀,繁花如锦,岁月如歌。


一声细微的声响从胸腔传来,听起来像春天冰层融化时的碎裂之音


远处伐木的轰隆声隐隐传来。


_________END_________


评论(26)
热度(64)

© 昔我往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