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寻求和平但我要更激烈

(不在任何圈子 佛道双修 禁商用二传二改 除站外转载外不用问我 )

【ET】沉没在我的深处吧 人鱼AU

来一发人鱼梗 跟原著不一样所以做好心理准备( ´▽` ) 美丽的人鱼大王啊吼吼

建议配合小明哥的漩涡一起食用!

重修了下 贴合了下原著
========

周遭阴冷潮湿的海水将爱隆全身浸湿,缓慢无情地挤压出他肺部仅存的一点可怜空气,他看见气泡毫不留恋地涌上泛着晦明不定的火光的海面,人们声嘶力竭的哭喊被不断鼓入耳膜的冷水隔绝在外。

他已经精疲力竭得不愿再去挣动手指,黑暗在用一种温柔而绝情的力度扼住他脆弱的咽喉,攥住他随时准备交付的灵魂,只差最后一记狠毒的收紧。

然后他感到身后漆黑无波的海水深处泛起了暗涌,一双柔软潮湿的苍白手臂环绕上他的身体,海藻一样茂密的事物若隐若现地漂浮在他脸颊边,他的肌肤上辗转摩擦过鱼鳞一样粗糙的坚硬片状物

他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

一束很亮的光照在他眼皮上,爱隆费劲地撑开了眼睛,阳光刺眼得想让他流泪。胸口像是被什么塞住了一样,他翻过身拼命咳嗽,直到一小滩咸涩海水涌过喉管落在灼热的沙滩上

维拉啊,我居然还有幸见到太阳

他在余光里瞥见一个在海浪中后退的人影,那人似乎有些猝不及防,或许是没想到他醒来的那么快

“等,等一下”

爱隆强撑起疲倦发软的身体喊道,嗓音沙哑得让他自己都吓一跳

那人颤抖了一下后很快平静下来,他就扶在临近沙滩的浅海上,露出光裸的上半身

待爱隆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近,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眼前是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美丽男人,金色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纤细美好的雪白身躯上,头上戴着深绿色海藻做成的花冠,眼睛是最干净的浅海才会有的碧蓝色泽,正午的日光在那一片静谧的海域流动着粼粼波光。

雪白的海浪退下,露出湿润的深色沙滩,还有一条长满灿灿鳞片的银色鱼尾,它正一下一下拍打着海水

“你,你,你…” 

巨大的震惊让爱隆几乎咬了自己的舌头

“别你你你的,真没礼貌”

金发的人鱼皱起了深色的眉毛,他不悦地用鱼尾拍打着海水,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叫Thranduil”

“啊,我,我是埃尔隆德。瑞文戴尔国的王子”

爱隆调整了下呼吸,努力让被海水泡蒙的大脑接受眼前的事实,然后他试图平稳自己颤抖的声线

“所以…是你救了我吗”

瑟兰迪尔哼了一声,他挑起一侧的眉毛,显得高傲而轻蔑

“不然呢,你指望有路过的美丽公主救你吗。不过不要得意了,我只是恰巧经过而已”

“无论如何,我真心感谢你无私的帮助,Thranduil”

爱隆轻笑了一下,他灰黑色的眼睛温柔而真诚,接着露出了一个迷倒万千贵族少女的笑容

瑟兰迪尔一双漂亮的蓝眼睛静静望了他半晌,然后坚决果断地扬起了银色的鱼尾……

朝着脸就拍了下去

“假惺惺的,难看死了”

======

“不要想我会免费救你,我才没那么好心”

瑟兰迪尔趴在光裸的深青色礁石上,长长的金发流泻而下,像是粹了火融化流淌的珍贵黄金,他修长洁白的身体线条美到不可思议,一直流畅地延伸到隐藏在来回浮动的海水里的银灰色鱼尾。

爱隆坐在礁石上,一双脚浸在傍晚留存余温的海水里。

远方太阳沉入海底的天际静谧地翻滚着泛着胭脂色的云团,紫红色的光线黯淡成迷离的浅淡薄红,平静的海面安静如处子,仿佛那一场吞噬无数生灵的狂风骤雨只是一个凄惨虚假的梦境。

“你想要什么,美丽的人鱼,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尽力奉上。”

“珍珠,宝石,黄金,丝绸……”

“只要你开口”

瑟兰迪尔把下巴抵在交叠的双手上,他抬着暮色中依然熠熠生光的蓝色眼睛凝望着年轻的王子

“我不要那些”

“我失车菊一般碧蓝的海底物产丰饶,贝壳和巨大的黑珍珠是我们宫殿的装饰物,胜过宝石的美丽珊瑚礁装点我们耀眼过黄金的头发和柔滑过丝绸的鱼尾”

“我是最小的人鱼王子,今天是我的成年日,我有一次浮上海面的机会”

他顿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看着爱隆

“我要你给我讲人类的事情”

========

大概几个月的时间,爱隆每天傍晚都会来海边见人鱼,聊天进行得非常愉快,他感到由于身为王储而长久被压抑在宫中的抑郁不快几乎一扫而空

瑟兰迪尔会浮在礁石后面等他,修长白皙的手指玩着他金灿灿的秀发

爱隆给他的人鱼讲很多有关人类生活的事情,他们骑马驾车,饲养牲口,种植作物,还有他们国度的历史,风俗,节日,他的祖辈父母,他的邻国,甚至他养的几只波斯猫

“猫咪是什么?”

瑟兰迪尔伏在他膝盖上懒洋洋地问,他的鱼尾的蹼一下下撩动着海水

“呃……一种有尖尖耳朵毛茸茸的宠物”

“这样,跟我养的小海马一样吗”

海蓝的眼睛眨了眨

“嗯……本质上是一样的”

年轻的王子带给人鱼一些小礼物,比如白宝石的发卡,红色珊瑚珠以及绿松石做成的手环,或者是从遥远东方交易来的昂贵金色丝绸制作的丝带,他的人鱼倒是比较喜欢一些精致的工艺品,比如木刻的小雕像什么的

瑟兰迪尔会回赠他一些巨大的稀有黑色珍珠,爱隆震惊地发现那几乎可以买下三分之一的王国

爱隆觉得这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没有繁重琐碎的礼节,没有冷酷无情的明争暗斗,也没有精于世故的圆滑嘴脸,有的只是安静的礁石,荒芜的海滩,还有他和他的美人鱼

瑟兰迪尔会边叼着鱼边听他讲国度里百姓的日常,抱怨虚与委蛇的贵族社交,然后在他幽默的话语里笑出一口贝齿

人鱼也会说他们国家的事情,隐藏在深海之下的亚特兰蒂斯国度,他们巨大宏伟的宫殿,他威严的父王,他的管家加里安,他探索过的深海的沉船,里面栖居的鱼群和贝类,他们在每一个盛典欢快起舞,他自己会将金色的长发盘起再用蓝色的珊瑚固定,再加上珍珠之类的头饰,虽然美丽但沉重得让人不快

爱隆依然记得瑟兰迪尔潮湿纤细的手指抚摸上他的脸颊,声音带着一丝隐约到几不可察的伤痛和悲哀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海底看看吗 爱隆”

人鱼的声音就像从海底最幽暗的深处传来,美妙得如同神话中海妖的歌声

年轻的王子犹豫了,他没有回答

=======

爱隆有几个月没见到他的人鱼了,礁石后面是空荡荡的。而且他自己王宫的事也多起来了,作为王位的继承者,他有太多的事情去做,除了各种各样的礼仪课程要上以外,其余时间都埋在厚厚的书里,写干一瓶的墨水

他抽空会拿出人鱼送他的珍珠看一会,再合上雕饰精美的盖子

老国王看着日益沉稳的王子露出了满意笑容,他将一幅画像摆在他面前

“三个月后,你将与邻国的公主成婚”

爱隆瞥了一眼画像,将复杂的情绪盖在长睫毛下,嘴巴里像嚼了未熟的橄榄一样苦涩,胃里翻滚而上的灼热辛辣只想让他不顾形象地干呕

他艰难地点头

当晚盛大奢华的晚会上,爱隆搂着他貌美如花的未婚妻,看着那头散发着馨香气味的金发晃了神。公主身上浓厚的脂粉和香水的味道让他胃里的不适感觉更严重了,他渴望能有海水的清新气息缓解他的不安和凝重的悲伤

他在半夜跌跌撞撞地跑去了海滩,海水诡秘地涌动着,厚重的阴霾遮盖起远方铅灰色的天空,沉沉地压下来

他看见他的人鱼趴在深黑色光秃的礁石上,金色的柔滑秀发是天地间唯一的亮色

他不顾一切地拥他入怀

瑟兰迪尔闻见了他身上浓重的酒味,他皱起眉,却没有推开他

“Thranduil 我要结婚了”

瑟兰迪尔全身一僵,他犹豫地抬起柔白的珍珠色双臂拢上王子繁复的华服,上面精致的花纹咯痛了他细腻的肌肤

“恭喜”

声音艰难地从干涩发痒的喉咙里发出,他感觉到自己声带不受控制地颤抖,他的心像被卷入了可怕的漩涡,狠狠搅动后不停下沉

“恭喜?你说恭喜……瑟兰……”

酒精已经刺激得他大脑混沌一片,平日里苦苦隐藏的爱意和彻骨的思念都像潮汐一样在引力下一股股涨动,然后冲溃理智的护堤

“可我已经爱上你了啊……”

远方的闪电刷的一声劈开天空,年轻王子眼中赤裸的爱意一览无余

瑟兰迪尔瞪大了眼睛,然后苦涩地抿紧花瓣样的红唇。他何尝不如此,从他救起他的一刻起,他就不能自制地为他沉沦

不行,他说不行

“抱歉,爱隆,我没有告诉你,人鱼……是不能被人类看见的,那可能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我父亲……”

银发的人鱼将利刃塞入他手心,他说,捅入他的心脏,当他的鲜血流到你身上的时候,一切灾祸会化作泡沫

瑟兰迪尔 你不能一错再错

“所以你父亲要你杀了我对吗” 

爱隆惨笑了一声,却没有一点害怕和退缩,他反而搂紧了人鱼湿滑的身体,手指从人鱼纠结缠乱的金发里抽离出一把锋利的尖刀

他把尖刀塞进瑟兰迪尔手里,然后握着抵在自己的胸口,他笑得无比温柔而坦然,仿佛那不是即将染上他血液的匕首,是一朵象征着火热爱意的玫瑰花

或许这才是他想要的结局

他攥住了人鱼犹豫不决的手,准备将刀锋揕入心脏

一条银灿灿的鱼尾啪的一声打开匕首,利刃沉入了不可知的海底,远方积蓄许久的雷声轰隆一声炸开。然后一双带着海水气息的唇瓣吻了上来,带着绝望的灼热爱意

爱隆搂紧那纤细的腰肢,疯狂地回应那双红唇,他将舌头探进去,急不可耐地舔吮过每一寸甜蜜的领地,带着吞吃入腹的凶狠。火热的双手揉捏着那冰冷潮湿的柔韧身体,直到那肌肤由雪白变得潮红,再碾碎一般地拥入怀抱,他甚至没感觉到双腿由于长期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而变得麻木僵硬

瑟兰迪尔拼命地回应他,海蛇般地用鱼尾缠住他的身体,双手拥在他的后背,然后吻他的唇,他英俊的脸,最后是他深海一样的双眼

他让他昏厥了过去,人鱼将王子搂在怀里抱了很久,然后费力拖到礁石上,趴在那里怔怔看着,用手指一次次地描绘他秀丽的眉眼

爱隆,我做不到杀死你,所以……忘了我吧

俯身落下最后一吻,瑟兰迪尔潜入了深海。慌张的侍卫将躺在礁石上熟睡的王子抬走,滴落在藏青色的礁石上的人鱼之泪早已经被咸涩的风蒸干

=======

婚礼如期举行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举国欢庆。

爱隆身着华丽的服饰,美丽温柔的新娘挽着他的手臂,他抚摸着新娘金色的头发,俯下身凑到她耳边说你的金发真好看,新娘微笑着红了脸。

后来国王去世,爱隆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王位,那一年他的妻子为他生了第三个孩子。爱隆拿着手里象征着权力的权杖,身边是美貌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他将国家治理得很好,政治清明,百姓富足,但是他心里说不出的空荡

爱隆偶尔会翻出装满了黑珍珠的木盒子,他觉得很熟悉,可他想不起来来历。

日子就这样过去,他的国度一天天地繁荣昌盛,商业一天天地发展,他们的船只开始航行在广阔的海洋,满载着货物和财宝

他以为自己会带着无上的荣光和人民的爱戴就这样老死

直到他们国家的商船开始不断莫名沉没

幸存的船员说他们听见了人鱼的歌声,然后船就触了礁石或是遭遇了风暴。他们脸上充满了骇然的恐惧,但谈及人鱼的歌声时却泛着迷醉的笑容

流言开始席卷而来,铺天盖地

愤怒的商人认为人鱼引发了灾难,他们的生意因为这种该死的生物损失惨重。他们一致要求捕杀附近领域的人鱼,持续给国王施加压力

爱隆每次听到人鱼这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就会钝痛,然后头就开始剧烈地疼,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中钻出来,终于在一次听大臣关于猎杀人鱼的慷慨陈词时候,他无法再忍受头疼的折磨,风度尽失地抱着头凄惨地嚎叫,他的王冠滚下了阶梯

该死的人鱼

他下了法令,商人们欢欣鼓舞

鲜血开始染红附近的海域,人鱼洁白美丽的身体在无情的鱼叉下扭动挣扎,他们发出凄厉的嚎叫,人鱼的尸体被残忍地丢弃在裸露礁石的岸边,在烈日下裸露着骸骨,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

商船逐渐恢复了正常贸易,黄金开始滚滚流入这个国度,商人们赚的盆满钵满,他们带着胜利的笑容满足地抚摸每一块沾满了血腥的宝石

一个盛大无比的庆祝宴会在海上举行,奢华的船只在漆黑的海面灯火通明,食物和美酒的香气飘荡在夜晚湿润的空气里,女士们华丽的裙摆在优雅的音乐里荡起涟漪。

爱隆站在船舷,手里拿着一杯红宝石般的葡萄酒慢慢啜饮着,船很平稳地前行着,远处是漆黑望不见边的天空,一切都很平静

平静得吓人

然后他耳朵里钻进一声细细的笑声

爱隆四处张望,但他没有看见人。接着那笑声开始扩大成飘渺的歌声,似乎是从遥远岁月里传来或是从海底深处泛上来的泡沫一样的,无比美妙而诱惑的歌声

人鱼的歌声。

爱隆觉得后背被冷汗湿透了,一丝凉气冒了上来

不远处的海面露出了暗沉沉的礁石,金发的人鱼在上面唱歌

金发的人鱼

爱隆觉得头又开始疼,千只小虫咬噬般的疼。记忆伴随着船触礁的声音咣当一声被打开

船只开始剧烈摇晃,女士的尖叫声充斥着耳膜,远方的闷雷隐隐作响

一场暴雨袭卷而来,海面掀起巨大的浪涛,来回颠簸着轮船

爱隆抱着痛的要命的头不知道往哪走,途中还挣脱了他的侍卫,他的眼前被雨雾弄的一片模糊不清,金发的身影在视线里绰绰约约,一双红色的菱唇开开合合

他一个失神掉下了即将沉没的巨轮

海水藤蔓一样缠绕上他的身体,带着窒息的惩罚,几乎是愤怒地将他往海底深处拖拽

人鱼的手又一次将他救上了礁石

瑟兰迪尔悲哀又怜悯地望着他,金色的长发湿漉漉地遮蔽他洁白的身躯,头上白宝石做的装饰经过海水浸泡已经黯淡无光,他长长的鱼尾拖在水中,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怀里抱着的国王早已不再年轻,他纤细的手指企图抚平那一道道皱纹

爱隆咳嗽了几下醒了过来,他失神地望着抱着他的人鱼,本能地去触碰他柔滑的脸颊,人鱼顺从地将脸贴了过去

“Thranduil…”

仿佛是封存多年的镜匣重新开启了,记忆随着这一声埋藏几十年的呼唤回流

国王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他握住瑟兰迪尔潮湿的手不肯再放开。人鱼只是微笑,他让国王去看远处暴风雨袭卷下沉没了一半的船只,人们绝望的哭喊嘶叫顺着狂暴的风隐约灌入耳膜

“我的报应…报应…”

“对不起……Thranduil…对不起…”

爱隆流着泪吻他的手,悔恨和歉疚充满了他的心,他感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无法抹去的血腥

瑟兰迪尔将脸贴近爱隆的,双手捧着他的脸,他潮湿顺滑的金色头发密网一般盖下

远处暴风和浪涛折磨着支离破碎的船身,人们哀泣哭嚎,在波涛翻滚的海水里拼命抱住每一块船的残体,火光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映亮了阴沉的夜色。

在这片暗沉光裸的海上礁石上,银发的人鱼抱着救上岸的国王,远处的人间地狱都被隔绝在另一个世界,唯有他的怀抱是安静舒适的温柔乡

瑟兰迪尔想起他第一次浮上海面的场景,他戴着点缀着珍珠的花冠,灯火辉煌的巨大轮船飘来悠扬的舞曲和人们的欢笑,英俊的黑发王子搂着一位女士翩翩起舞

人鱼湿冷的手贴在国王的脸上,仔细地描摹着那张不再年轻的脸庞

“爱隆,我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跟我去海底看看”

“愿不愿意与我一起沉沦”

宝石一样璀璨的眼睛含着悲伤的笑意,远处船体断裂之声在耳膜炸响,烈火在最后一个巨浪之下燃尽

爱隆抚摸着人鱼的金发,他的目光痴迷地凝视着那张不曾衰老的美丽面容

瑟兰迪尔--

我的人鱼,我的爱人,我的命数,我的诅咒,我的贪欲,我的罪恶,我的青涩恋慕,我的炙热爱火

我的沦亡之地

“乐意之至”

瑟兰迪尔露出一个微笑,他歪了歪头,将唇压在爱隆的唇上,银色的鱼尾狠狠一拍水面,将两人一起掀进深不见底的海里,银色的透明尾鳍在重新照耀的月色里飞快地闪烁了一下,接着就隐匿在黑沉无光的水底,了无踪影  

来沉没 在我的深处吧

埋在爱情下 世界快要 变作碎花

来接我吧

趁这结尾 叹口气吧

原谅我们吧

答应送我 最美那朵水花

可以吗

=====END======

其实是听着漩涡开的脑洞 真的超棒的歌 黄胖子的词

纪念一下po主的童年 从小就觉得人鱼应该把刀捅进去的阴暗的我……

嗯 其实后来爱隆和兰兰一起沉没海底欣赏月圆了或者被兰兰做成花园里的雕像了(滚 

评论(18)
热度(72)

© 昔我往矣 | Powered by LOFTER